中宝镍业深陷亏损 宝钢退出中钢独撑

4月25日,企业家大会期间,在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高云龙,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主任肖亚庆,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会长高燕等领导人见证下,CMEC总经理韩晓军代表所属企业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签署了印尼ANH高炉镍铁冶炼项目EPC合同协议。
该项目是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根据公司发展战略,大力开发以东南亚南亚区域为主的“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别市场,在今年所取得的又一重要成果。该项目为业主在印尼镍铁产业园整体规划中的首期建设项目,项目建成后每年将提供8万吨镍铁产能,并将为产业园后续增产扩建奠定良好基础,也为扩大中国成套工程有限公司在印尼市场和镍铁冶炼行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起到积极促进作用。

曾被外界形容为“两大央企强强联合”的中宝滨海镍业有限公司,在经过两年难产的阵痛后,目前面临“投产即亏损”的尴尬境地。
公开资料显示,中宝镍业成立于2009年6月24日,是由中国中钢集团和宝钢集团各自委托自己的子公司——中钢滨海实业有限公司、宝钢资源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合资公司,中钢和宝钢各自出资6亿元,分别占股51%和49%。
不过,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宝镍业注册仅半年,即2010年1月,宝钢就选择退出中宝镍业,因此,中宝镍业目前实际上是中钢的全资子公司。
本报记者从中钢集团获悉,中宝镍业计划在今年6月投产,目前镍铁生产线已基本竣工,预计一期工程年产镍铁8万吨。
但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由于冶炼技术引进不合理、进口红土镍矿(中宝镍业生产镍铁的主要原料来源)亏损等原因,原计划在2009年下半年建成投产的中宝镍业,目前尚未投产就已亏损。
宝钢退出
2008年5月,宝钢与中钢在北京举行签约仪式,正式对外宣布合资成立中宝镍业。2009年6月,中宝镍业成立,中钢和宝钢联合发布新闻稿称,双方确定从合资建设经营8万吨的镍铁项目起步,适时向32万吨镍铁项目拓展,其中8万吨镍铁项目投资约18亿元,预计2009年6月投产。
半年后,2010年1月,宝钢将中宝镍业49%股权悉数转给中钢,悄然退出中宝镍业项目。
宝钢的退出与其随后新的镍铁投资项目形成鲜明对比。2010年5月,宝钢不锈钢部门总经理在公开场合表示宝钢将加大镍铁产能;2010年7月,宝钢与印尼镍铁生产商PT
Aneka Tambang签订12亿美元的镍铁加工厂投资协议。
当时亟须扩大镍铁产能的宝钢,为何又选择匆匆退出中宝镍业?
宝钢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与中钢的合作摩擦是宝钢退出中宝镍业的主要原因。“镍铁的冶炼工艺与钢铁不一样,镍铁需要根据原料的种类来选择冶炼工艺,而中钢负责引进的冶炼技术存在诸多不合理的地方。”
据本报记者了解,镍铁通过红土镍矿加工而来,可以作为不锈钢生产过程中精炼镍的替代原料;同时,根据红土镍矿成分的不同,镍铁生产厂须选择不同的冶炼工艺。
上述宝钢人士解释,理论上讲,所有的红土镍矿石都可以用火法冶金生产镍铁,但由于矿石的性质不同,冶炼方法选择不对,就会大大增加生产成本,中钢当时引进的技术与原料品质不相匹配。
据悉,中宝镍业引进的是乌克兰引RKEF法镍铁生产线,采用的是矿热电炉冶炼,优点是其生产出的镍铁含镍量较高,但缺点是电量大但产量较小,单吨镍铁须耗7000千瓦时左右的电,这意味着电炉冶炼镍铁的成本增加。
此外,宝钢对中钢控股并管理中宝镍业并不放心。根据中钢和宝钢在中宝镍业项目上的分工,中钢负责建设中宝镍业的生产线,而宝钢认为中钢的实际建设周期过长。
另一个令宝钢决意退出的原因,是中钢尚未敲定红土镍矿的稳定来源,而镍铁生产在建设工厂之前必须落实红土镍矿的来源,否则之前的投资有可能血本无归。
“我们当时在内部核算了一下,这个项目再搞下去,亏损是大概率的事情,还不如及早抽身。”上述宝钢人士称。
深陷镍矿投资亏损
宝钢撤资后,与中宝镍业配套进行的上游原料投资亏损,一度使中宝镍业成为“烫手山芋”,至今未“冷却”下来。
在2009年6月中宝镍业成立之前,中钢配套中宝镍业开工进口了大量红土镍矿,但由于镍铁和红土镍矿价格均在2008年金融危机中暴跌,中钢在红土镍矿进口业务上也发生了数十亿元浮亏,从东南亚进口的红土镍矿如废弃料一般扔在港口的码头,至今没有投入使用。
即使是在大量红土镍矿库存在港的情况下,中钢仍然扩大投资印尼Sulawesi镍矿项目。
中钢一位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解释,公司投资印尼镍矿与红土镍矿压库是两笔不同的投资,投资印尼镍矿主要是为了使中宝镍业获得稳定原料供应,还可以增加公司的海外权益矿。
据本报记者了解,印尼Sulawesi镍矿品位在1%至2%之间,年产能大约为50万吨,是中钢第一次接触镍矿。
来自中钢集团官网消息,今年4月15日,产自印尼Sulawesi镍矿的第一船5万多吨红土镍矿已运到中宝镍业所在的黄骅港。中钢方面称,这是中国大型国企在印尼进行红土镍矿资源开发第一个成功出口的案例。
中国企业在海外开发资源本来就处于摸爬滚打的阶段,加上印尼复杂的投资环境,以及在投资镍矿上缺乏经验,中钢的印尼Sulawesi镍矿也遇到了一系列困难。
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中钢印尼Sulawesi镍矿的开采成本已高于红土镍矿目前的市场价格,导致中钢已无力开采,只能选择以雇佣承包商的方式开采。
印尼方面的码头也存在问题,中钢只能使用驳船将红土镍矿运到巴拿马级的散干货船上,这无疑加大了中钢的运输成本。另外,中钢还面临与印尼当地政府重新谈判资源费的问题。
中宝镍业困境
随着不锈钢业市场回暖,中宝镍业的投产计划再度被中钢集团列入日程。
今年4月7日,时任中钢股份总经理、现任中钢集团总裁贾宝军在中钢总部参加了中宝镍业专题汇报会,汇报会的主要内容是中宝镍业8万吨镍铁项目建设及试产准备情况。
目前,中宝镍业已自建了4个室外料场和7个室内料场,计划在本月投产。按照中钢的计划,中宝镍业全部投产后,全年至少需要140万吨红土镍矿。
然而,除了上游原料投资已经带来的亏损、建厂所需的巨额资金、前期技术引进不合理等使得中宝镍业项目面临“投产即亏损”的窘境,中宝镍业还面临“投产即过剩”的市场环境。
本报记者从中国钢铁工业协会获悉,2011年是我国镍铁产能大干快上的一年,生产企业将由2010年的70家突破100家镍铁产能失控的风险已初步显现。
另外,中钢一位内部管理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短期来看,中宝镍业的困难确实很大,但目前来看,在保证运作得当的前提下,中宝镍业投产比不投产要“更划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