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棉农 为何不愿种棉

进入4月下旬,全国春播工作自南向北陆续展开,可笔者走访沧州时发现,本地农忙耕种时节,田地里却格外冷落。这印证了之前的预测,2014年,沧州地区棉花面积或减少40%,创历史新低。今年棉农集体“弃种”。为何?带着疑问,笔者询问了一些行业“老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生意社04月24日讯

大家更想挣快钱。”河间郭村乡的一位张姓棉农快人快语。他表示,2013年度,本地种棉收益相比往年,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他以自家为例:播种7亩春棉,平均单产520斤籽棉,卖给当地400型轧花厂,价格区间是3.95-4.43元/斤。算下来,毛收益2100多元/亩,除去农资、耕种浇灌等费用800元/亩左右,一亩地纯收益1300元不在话下。相比种粮食来说,还是比较划算的。为何有利可图而不图?用老张的话说,就是“来钱太慢”。他说,现在他们村一人平均一亩二分地的责任田,一年累死累活,最多能赚1000多元。“靠种地得穷死。”这是大多数农民的想法,打工才是出路,来钱才快。因此,每天,在沧州地区的很多乡道、县道上,我们都能看到一拨拨的人或骑电动车、或摩托车,迎着朝阳,向周边的工厂进发,这已成为乡村一景。而再看他们身后的土地,已是荒草凄凄。在与棉农的交谈中,他们谈的比较多另外一件事,就是在籽棉销售中遇到的一些尴尬事,虽然棉农轻描淡写,但给笔者留下长久地思考。

进入4月下旬,全国春播工作自南向北陆续展开,可笔者走访沧州时发现,本地农忙耕种时节,田地里却格外冷落。这印证了之前的预测,2014年,沧州地区棉花面积或减少40%,创历史新低。今年棉农集体“弃种”。为何?带着疑问,笔者询问了一些行业“老人”,听听他们怎么说。

东光的王先生,是一位“棉界”老人,每年都利用自己的责任田种上3-5亩,是偏好更是一种习惯。2013年冬天,他卖棉就遭遇了烦心事。王先生说,距他家最近的400型轧花厂也有十几公里,因此他攒到2000多斤才去交售。结果一套检验程序走下来,他的棉花被定为淡点污棉3级,直接让他打道回府。王先生心里有底,按他的估计,他的棉花怎么也能达到淡点污棉1-2级水平,可货到地头死,十几公里路折腾一次不容易,最终以低于市场10%的价格售出。虽然卖出去了,这让王先生窝了一肚子火。“前几年我们村就有两三家小轧花厂,大家乡村里道的,棉花送过去直接给上秤,棉花卖着省心、顺心。”王先生说,自从那些小厂被挤垮之后,他们县剩下了不多的几家规模较大的轧花厂,厂子规模大了,门槛也高了,服务水平却不咋地,典型的门难进、脸难看。王先生说,他今年不种棉了,为得就是不再生那个“闲气”。

大家更想挣快钱。”河间郭村乡的一位张姓棉农快人快语。他表示,2013年度,本地种棉收益相比往年,不是降低了,而是提高了。他以自家为例:播种7亩春棉,平均单产520斤籽棉,卖给当地400型轧花厂,价格区间是3.95-4.43元/斤。算下来,毛收益2100多元/亩,除去农资、耕种浇灌等费用800元/亩左右,一亩地纯收益1300元不在话下。相比种粮食来说,还是比较划算的。为何有利可图而不图?用老张的话说,就是“来钱太慢”。他说,现在他们村一人平均一亩二分地的责任田,一年累死累活,最多能赚1000多元。“靠种地得穷死。”这是大多数农民的想法,打工才是出路,来钱才快。因此,每天,在沧州地区的很多乡道、县道上,我们都能看到一拨拨的人或骑电动车、或摩托车,迎着朝阳,向周边的工厂进发,这已成为乡村一景。而再看他们身后的土地,已是荒草凄凄。在与棉农的交谈中,他们谈的比较多另外一件事,就是在籽棉销售中遇到的一些尴尬事,虽然棉农轻描淡写,但给笔者留下长久地思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