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企业或迎来数千亿减税利好

“过去要求企业直接到农行指定的评估公司做抵押物评估,还要交评估费,但今年我们采取了其他办法。我们感觉,有时即便是银行指定的评估公司,抵押担保评估值也会不准确,所以我们自己根据情况,请多家评估公司共同评估,费用由银行承担,这样就省了企业一笔评估费。”农行南通分行副行长徐小飞说。不过,监管层认为,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并非仅仅是减免银行收费,而是要推动银行同业、信托、理财、委托贷款等业务改革,清理不必要的资金“通道”、“过桥”环节,缩短融资链条。

高税费成本一直是中国企业在生存过程中不能言说的痛点之一。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据测算,从微观层面讲,中国企业的综合税费负担平均约40%。而以我国的政府总收入除以GDP所得到的国家宏观税负在2014年达到37%,大致相当于发达国家最高水平,高于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10个百分点左右。”

事实上,今年以来,一系列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的政策相继出台,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的多项举措正逐渐落到实处。此前,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印发《关于小型微利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有关问题的通知》,将享受减半征收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的小型微利企业范围由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6万元扩大到年应纳税所得额低于10万元。而作为税制改革龙头的“营改增”不断向前推进,其减税效应愈加显著。今年上半年因实施营改增减税851亿元,营改增自2012年试点以来至今年6月,减税总规模已达2679亿元。已纳入试点的342万户纳税人中,超过96%的纳税人税负不同程度下降。

根治 优化融资结构是关键

在资本市场,一系列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举动也正在展开。今年8月初,证监会通过推进注册制改革等9大措施充分实现多层次资本市场支持实体经济、解决企业融资成本过高的问题。其中包括支持更多中小微企业依托“新三板”开展融资等。

供给侧改革的内涵之一是要通过减税增加要素的投入、扩大生产、增加就业、刺激新兴产业的发展。然而专家认为,减税也不能“大水漫灌”,需要精准定向发挥税收的调节功能,在税制改革的基础上调节税收结构。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6月份国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涉企收费管理减轻企业负担的通知》,稍后7月份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多措并举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8月14日,国务院办公厅则发布了《关于多措并举着力缓解企业融资成本高问题的指导意见》(业内简称“融十条”)。种种迹象显示,减轻企业负担,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正在成为本届政府极为重要的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近期,从财税部门、金融部门到资本市场,一系列落实国务院上述文件精神的政策正在密集出台。

针对这一观点,中国财税法学研究会会长刘剑文认为:“表面看,在特定时期内因为减税导致财政收入减少了,实际上通过减免税负可以刺激投资,增加税源,相应的税收收入也会增加。”

8月25日,国务院减轻企业负担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以下简称国务院减负办)设立全国减轻企业负担举报电话和邮箱,并向社会公布。《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目前包括财税、金融、证券等多部委正在主要从减轻企业税费负担、清理乱收费、降低融资成本等三方面着力为企业减负。根据目前的进展,《经济参考报》记者初步估算,今年以来仅在税费和银行收费方面,企业减负规模已经超过1300亿元。

中国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强调了优化融资结构对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的重要性。他表示,从去年开始,央行一直在有意引导资金成本的下行,包括最近也下调了常备借贷便利的利率水平,但是这些举措都只是降低了银行资金来源的价格。对于银行来说,银行贷款的定价除了参考其获得资金的成本之外,更为首要的考虑是贷款风险的问题。“在经济下行周期,优质企业的有效信贷需求不足,而资质一般的企业风险在上升,银行出于收益覆盖成本的考虑,必然会对风险高的企业要求更高的风险溢价。”曾刚坦言。他表示,银行信贷的本质决定了其风险的承受能力有限,而为了解决企业融资成本的问题,在目前的背景下,更重要的是发展非银行之外的融资渠道,优化融资体系结构,加快其他融资方式的发展,提升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银行减免或下调的费用包括对公企业部分转账汇款、承兑汇票相关服务收费;企业支付结算业务;以及企业客户贸易融资项下部分服务收费。同时,在贷款抵押物评估费用方面,银行采取了一些新措施,帮助企业降低成本。

当然,在减税的同时也需要综合考虑财政的承受能力。刘尚希表示,经济新常态带来了财政的新常态,财政收入急剧下滑,减税的度怎么把握是很重要的。“如果要鼓励企业投资,减税的作用不会很大。因为投资有规模要求,不是减税100块就能增加100块投资。要防止减税没达到目的,反而使得财政不堪重负,债务大量攀升,加大整个经济的运行成本。”

国务院减负办表示,欢迎企业和社会各界反映各类侵害企业权益、加重企业负担的违规行为,并将及时进行调查核实,会同有关部门严肃查处。

困境 高供给成本约束中国经济

考虑到间接融资目前在我国仍然占据主导地位,今年以来,国家发改委价格监督检查与反垄断局多次督促银行减少乱收费。目前,中、农、工、建、浦发、民生银行等公布了自身的费用减免方案,据测算,这几家银行合计为企业减负500亿元左右。实际上,从2011年底开始,商业银行收费减免政策就逐步落地,包括银监会下发的《关于银行业金融机构免除部分服务收费的通知》,随后2012年初又出台“七不准”规定,以及今年2月银监会与国家发改委联合下发《商业银行服务政府指导价政府定价目录的通知》。

降息是最为直接的促进融资成本降低的方法。自去年11月开始,央行已经累计降息6次,存款利率下调幅度达1.5%,当前的存贷款基准利率再创历史新低。在政策效应之下,贷款利率确实有所下行。截至今年9月,非金融企业及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为5.70%,比去年12月下降1.08个百分点。不过,从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的感受来看,融资成本高的问题仍然没能根除。

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董登新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解决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关键,不是银行贷款的多少,而是重在构建开放、高效、多层次的资本市场。”

“可以考虑对企业所得税适当做一些调整。减少企业所得税对僵尸企业、亏损企业没有影响,但有盈利的企业可以增加盈利水平,处于盈亏边缘的企业可能产生微利。”刘尚希称:“不过对企业来说,暂时亏损不一定会倒闭,最关键的是现金流,企业的‘三角债’可以把企业拖死。从这个角度讲,企业所得税能解决的问题也很有限。”

企业税负偏高,在社会各界已基本形成共识“从我国上市公司2013年前三季度财务数据看,全部上市公司实际缴纳税费总额高达1.83万亿元,超过企业创造全部价值的1/3以上。”通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汉元告诉记者,“可以说,税费过重已成为困扰我国企业生存发展的头号难题。”此前,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表示:“我国的税负90%甚至更多都压在企业身上,因而不能认为企业抱怨税负重是一个托词,虽然从宏观税负看,我国在世界上并不属于偏高状态。”

除了税收之外,专家普遍认为还需要进一步清理、减少各类收费。“我国的社保缴费率水平和世界其他国家相比也是偏高的,适当降低社保缴费率是有余地的。”刘尚希称。

近年来,政府通过“营改增”、小微企业税收减免等政策使得部分行业税负有所减轻。“营改增”累计减税逾4800亿元,仅在今年上半年,小微企业税收优惠政策就共计减税486.31亿元。“但是几千亿的税收减免和20多万亿的政府总收入相比还是太少,”滕泰认为,“在减少行政性收费方面,政府也出台了一些政策,但是往往中央政府决心很大,落地却有一个过程。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更有效的是减少企业所得税,直接提高企业利润、刺激企业投资;减少个人所得税,直接提高个人消费。”

“从直接融资方式来看,股权类融资对风险的承受能力较高,目前,应该鼓励这一融资的发展;而从除银行之外的间接融资方式来看,可以发展金融租赁等融资方式。金融租赁和银行不同,由于其物权在金融租赁公司手中,因此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更强,其一般金融租赁的融资周期也比较长,这两点都能克服现有银行融资的缺陷。”曾刚说。(原标题:税费成本、融资成本成供给体系最大约束力明年企业或迎来数千亿减税利好降供给侧成本根本在于精准发力和结构调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