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工难”蔓延多省份李克强要求释放人才红利

一边是2.7亿农民工的工资水平在以接近14%的速度上涨,一边是超过50%的企业“招工难”。

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

近日,多地统计部门相继发布调查报告,指出伴随“人口红利”的下降,“招工难”现象突出,并反映在各类企业中,其中,江苏、安徽、海南等地,超过一半的企业反映今年上半年和二季度出现“招工难”现象。

01

据中国政府网报道,8月2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0周年人才培养和科研成果的汇报时指出,如今的中国已经进入中等收入国家,劳动力成本也在不断提高,再持续依靠“人口红利”可能难以为继。

导语

“招工难”蔓延多省份

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徐福芬是山东省山东理工大学附近一家餐馆的负责人,他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过去的时候为了留住工人,都是过完年回来了再结算工资,现在严格按照法规来,当月工资要结清,如果过年的时候不涨工资,过完年基本有三分之一的工人不会回来工作了,基本上,每过一年就要涨500元左右的工资。”

张亚平作为湖北潜江市服装协会秘书长,潜江如何承接蜂拥而至的订单,成为他近期着急的问题。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3年我国农民工收入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外出农民工人均月收入为2609元,比上年增加319元,增长13.9%。同时,农民工总量增速已呈现持续回落态势。

温州、武汉等地因为土地和用工成本升高,转移过来大批企业订单,据他测算,目前潜江服装产业缺口有10万人左右,月薪4000元到7000元还难以招人。

农民工数量占到全国十分之一的山东省,同样遭遇了 “招工难”问题。

以潜江服装代工基地为例

山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厅长韩金峰介绍,当前山东省就业结构性矛盾更加突出,随着产业转型升级加快,劳动力市场既面临一线普通工人招工难和技术工人的严重短缺,也面临高校毕业生和城镇就业困难人员的就业难。数据显示,山东省二季度企业用工需求93.4万人,同比增加8.2%,而求职人员只有67.1万人,同比减少4.7%,用工缺口26.3万人,同比增加了64.6%。

潜江正谋划建设中部乃至全国最大的服装代工基地,将湖北和中部的服装产业工人都集中起来进行生产,这要解决工厂用地和用人的问题。

事实上,山东省的尴尬 “招工难”已在多省份蔓延。

“潜江现在是只要每招进一个服装工人,且能工作一年,就给介绍人奖励2000元。”
张亚平介绍,为了解决人才短缺已经使出各种办法。

今年二季度,江苏省统计部门在针对苏州市从业人员百人以上的84家企业进行的用工调查中,有44家企业反映存在“招工难”问题,占比超一半;而安徽省统计局针对今年上半年全省16个市的用工情况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受调查的349家企业中,反映存在
“招工难”现象的企业约占70%,比去年下半年上升14个百分点;国家统计局海南调查总队针对全省有招工需求的61家规下工业企业所做的相关调查显示,只招到少部分员工和没能招到所需员工的企业占比总和高达68.8%。海南调查总队的调查结果显示,今年上半年,该省小微工业企业应付职工薪酬同比增长3.9%,而近七成企业则认为“劳工成本上升快”是企业“当前面临的最突出问题”。

潜江服装产业是今年以来全国各地用工紧张,招工难度加大的一个缩影。根据湖北、安徽等地统计局公布的多个调查报告,今年上半年招工难度加大。

国家统计局住户调查办公室专项调查处处长阳俊雄认为,随着农业转移人口在城镇落户的增加,农村剩余劳动力供给也即将面临拐点。

统计局数据:劳动人口减少

在近日举办的“2014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论坛秘书长张洪涛表示,大家需要关注的是人力成本构成最大的挑战,超过一半的企业家已经准备用机器人来取代人工,这说明我国的人口红利正在消失。

安徽今年上半年有72.3%的企业存在招工难现象。湖北二季度有58.8%的规模以上服务业企业认为存在招工难问题。四川上半年存在缺工企业占比77.8%。上海奉贤区统计局调查发现,七成以上企业认为存在用工成本上升、招工难的问题。

化人口红利为“人才红利”

各地调查显示用工难度加大,这与目前就业形势进入历史最好时期有关。

多位业内专家表示,当前企业出现的
“招工难”现象背后隐藏着“人口红利”消退的逻辑。

人力资源部等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人力资源市场的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为历史最高。今年上半年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全部就业人数继续创新高。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人口结构已经发生了明显变化,”一位农业部规划设计研究院研究员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18~59岁的劳动人口增速逐年减慢,2010年之后进入绝对减少阶段,人口结构的变化带来了普通劳动者的短缺和工资的持续上涨,使得工业企业的生产成本大幅度提高,传统的
人口红利
优势逐步缺失,更显著的是,由于农业剩余劳动力的逐渐减少,也将减缓劳动力资源的重新配置。”

而中国劳动力年龄人口已经从2011年的94072万人,下降到了2017年的90199万,减少了近4000万左右。在劳动力年轻人口持续下降时,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反映出就业进入到了充分阶段。

安徽省统计局数据显示,安徽省349家受调查企业中,因普通技工月底薪上涨造成用工成本增加的企业有224家,占64.2%。在用工成本增加的企业中,反映经营压力明显增加的企业占21.9%。用人成本高企更是小微企业面临的头号“难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所人力资源研究室主任高文书认为,在失业率达到近年新低,创造就业岗位最多时,出现招工难是正常的情况。最近几年每年劳动年龄人口下降几百万,这使得劳动力供给在减少,但是经济仍在平稳增长,对劳动力需求很大。

对此问题,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听取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设立20周年人才培养和科研成果的汇报时指出,“如果我们8亿劳动者的技能普遍提高,中高端人才比例大幅增加,那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会发生什么样的质变?说到底,要保持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越过中等收入陷阱,还是要最大限度释放
人才 的 红利 。”

“很多省会城市发起抢人大战,吸引年轻人前往就业,这使得很多优势不大的城市劳动力供求关系紧张。”他说。

02

就业市场现状

所谓充分就业,是指在某一工资水平之下,愿意工作的人都获得了工作机会。现实情况是,全国的失业率进入多年来新低,就业人数和求人倍率都进入到了历史最高。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院长赖德胜指出,目前劳动年龄人口持续下降,但是就业人数不断增加,这表明劳动参与率在提高。“比如过去多年很多人提前退休不工作了,现在复出返聘,这反映了目前就业形势良好。”

赖德胜指出,目前就业形势好,除了与劳动年龄人口不断下降有关,农村也在快速发展,农村实施乡村振兴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而过去城市农民工增加主要靠农村,现在转移出来的少了。同时全国退休的人数每年有几百万,腾出的岗位需要人顶上,并且今年上半年全国日均注册企业1.81万家,每个企业解决几个人就业,全年都会增加几千万就业岗位。

人社部数据显示,今年二季度末,全国城镇登记失业率3.83%,同比下降0.12个百分点,降至2002年以来的最低。

国家统计局调查显示,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连续3个月低于5%,6月份为4.8%,
这是自2016年进行该调查以来的最低水平。另外今年二季度劳动力求人倍率为1.23,同比增加0.12。也就是每一个求职者,面对的是1.23个岗位,这也是历史最高。

从就业总人数看,增长更是迅猛。比如1952年全国就业人数为2.07亿人,到了2007年为7.764亿人,创历史新高。今年则继续增加,上半年累计实现城镇新增就业752万人,同比增加17万人。

而目前就业进入充分阶段的重要标志是,只要一个人愿意工作,就会有就业机会。

然而存在结构性问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