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完2018的过山车 2019全球经济何去何从

当欧美央行还在辩论就业能否支持加息时,有研究显示发达经济体可能正处于通缩。这种通缩是因为技术创新压低劳动力需求,全球化激烈竞争,以及老龄化等内部因素造成的。过去工资增长和通胀那种密切相互的关系正在消失。

  [摘要]
单就经济数据分析,2018年对于全球经济而言,应该是相当不错的一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数据显示,实际GDP增速有望达到3.8%,高于潜在增速。

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arayana
Kocherlakota最近表示,自全球金融危机来的衰退以来,美国名义PCE通胀率仅为1.6%,这意味着尽管美国经济已经开始复苏,但是通胀和实际需求复苏依然缓慢。

  在即将过去的2018年,世界经济充满动荡,英国脱欧、贸易摩擦、犹如过山车一般,无不刺激着全球投资者脆弱的心灵。

欧洲的问题更糟糕,欧元区通胀率跌至5年来最低的0.4%,更严重的问题是目前对欧元区的通胀预期正在下降。

  事实上,如果单就经济数据分析,2018年对于全球经济而言,应该是相当不错的一年,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统计数据显示,实际GDP增速有望达到3.8%,高于潜在增速。欧洲、日本的劳动力市场表现均是更上一层楼,就业保持强劲的势头,美国核心通胀率反弹的支撑下,市场对2017年“低通胀”卷土重来的担忧正在减弱。

技术创新导致很多产业部门减少了劳动力需求,全球化压低了商品和工资价格。老龄化、危机应对措施导致的货币超发,导致全球经济复苏依然疲软。

  展望2019年,全球经济也难以风平浪静。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认为,在美国经济预计将在2019年迈入周期拐点的上半程。欧洲经济则将面临地缘政治风险的多轮冲击,区域一体化倒退的真实威胁再度涨潮,或将拖累欧洲重返复苏疲弱的旧态。相较而言,得益于平稳的内外部环境,日本经济虽然预计将小幅减速,但有可能展现比较优势。

BCA Research研究所经济学家Martin
Barnes发现从2000年开始,生产率增速要远远快实际工资增速,而企业拿走了这其中的差额,使得企业利润率持续上升。

  “熊是一种偷偷摸摸的动物,它的受害者通常都不会发现它的到来。”经济展望集团的经济学家伯纳德·鲍默(BERNARD
BAUMOHL)说。他在2019年经济展望中提出,从过去六个月的市场表现来看,熊市开启的转折点可能已经在世界各地出现。在即将到来的2019年中,经济衰退的风险不容忽视。

Barnes认为,如果生产率和工资维持过去关系的话,那么实际工资水平应该再高10%,而企业的息税折旧前利润应该与历史平均水平持平,而不是像现在一样高出四个标准差。

  美国经济需警惕过热

他认为:

  在经历多年的繁荣之后,美国经济也正面临新的变局。根据高盛发布的预测,到2019年底,美国经济增速将放缓至预期趋势增速1.75%,失业率降至3%,联邦基金利率届时也将达到3.25%-3.5%的水平。

假如工资增速开始收复相对应生产率的失地,会不会是一件坏事情?这一定会导致通胀么?我们假定企业总是会保持利润率,所以当成本提高时,企业倾向涨价。但是企业真的能这么做么?现在全球竞争依然激烈,需求不足依然是普遍面临的问题。全球贸易制成品价格年化增长率接近“零”,34个OECD国家中位数通胀率不到1%。所以我们不要忘记目前利润可能只是虚高,很可能难以持续。

图片 1

我们发现工资、物价、经济活动之间的关系更像是一张蜘蛛网,而不是直接的线性联系。在美国,工资和价格倾向于一起变化,但其中的因果关系难以界定。我们确实发现工资对经济活动十分敏感,但是我们研究认为用工资预测未来通胀的效果有限。工资似乎更适合用于衡量当前劳动力市场的状况,单凭工资水平不一定能够预测经济和通胀走向。

我们发现用工资代表通胀的菲利浦斯曲线,比用价格水平代表通胀的菲利浦斯曲线更稳定,这与我们此前的观点一致,即工资增速疲软是劳动力市场乏力造成的结果。但是鉴于工资“预测能力有限”,它只是经济更大拼图中的一小块,我们不知道经济和通胀这块大拼图究竟是什么情况。

  在报告中,高盛指出,美国在这一轮的经济周期中已经比其他大多数发达经济体走得都要远,这一点在劳动力市场上表现得最为明显。根据美国劳工部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10月,美国失业率为3.7%,处于历史低位水平。事实上,上一次美国失业率跌穿4%还要上溯到2000年10月。同时,职位空缺、离职率等一系列指标也表明劳动力市场的活跃程度已经接近纪录水平。

  在这一背景下,更高的工资和价格成为市场的主要诉求,而在叠加关税影响之后,商品价格或将引来新一波的大规模上涨。

  高盛预计,到2019年底,美国核心PCE物价指数将逐渐走高至约2.25%的水平,这就意味着美国经济必须尽早从当前3.5%左右的增速放缓至预期趋势增速1.75%。

  因为一旦美国经济过热,美联储很可能需要加快加息步伐。如此一来,对新兴市场的溢出效应可能也会显著增大,从而破坏全球复苏,最终削弱美联储继续收紧货币政策的能力。高盛认为,新兴经济体GDP增速在2018年表现不佳,正是因为美联储加息对美元造成上行压力。

  欧元区风险与挑战并存

  根据欧盟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欧元区第三季GDP同比终值调整至1.6%,低于市场预期的1.7%。高盛分析认为,欧元区令人失望的经济数据表明,欧元区潜在经济增速已经从年初的3%左右放缓至如今的略低于2%。欧元区经济增速在2019年甚至只有1.6%,但欧洲经济面临一系列风险,最终结果或将比预期更为糟糕。

  今年三季度,意大利经济增长意外陷入停滞,增长为零。而包括瑞银在内的多家研究机构指出,意大利的预算危机难以在今年年底前解决,因此该国在明年年初很可能会陷入衰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