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命抑郁!盘点因抑郁症自杀的总裁与高管!

图片 2

铝道网】2014年3月29日,大唐集团副总经理蔡哲夫去世。据说,蔡哲夫生前患有抑郁症。
抑郁症看上去是一种精神疾病,其实是一个人叩问生命意义的内化过程。我与不少企业家交谈过,发现在企业经营的较初期,重要的问题都来自于外部,就是我们说的团队、现金、制度。而随着企业的规模逐渐做大、业务越来越稳定,他们往往就要追问自己的内心了。问题开始从“术”上升为“道”。
我们先来看几则案例: 案例一:苗建中
德州晶华集团的董事长苗建中,因患抑郁症在家中自缢身亡,享年53岁。去世前二十几天,苗建中刚与建设银行签订20亿元贷款合同,在临别前的上午,他还平静地接了几个客户的电话。苗建中苛求完美,企业里的工种没有他不会的。他控股61%的晶华,7年前从一个作坊式旧厂发展为总资产36亿元的亚洲较大空心玻璃砖产销基地。悼词上说:“在企业发展的进程中,苗建中董事长承担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工作压力,心理产生障碍,从而产生抑郁倾向。”
案例二:徐凯
2005年1月初,身家8.8亿元、54岁的金花集团副总徐凯在酒店上吊自杀。据金花集团总裁吴一坚回忆,从2004年10月开始,徐凯就“精神恍惚,老发呆,答非所问”,徐凯说自己整夜失眠,动情处还流下眼泪。当时的徐凯已经不喜欢和人交流,甚至一天三顿都在公司饭堂吃。
案例三:乔治·伊士曼
瑞柯达创始人乔治·伊士曼,在脊椎病痛的折磨下,陷入抑郁,悲观厌世,于1932年开枪自杀。自杀之前他向自己的私人医生询问心脏的准确位置;在死亡现场,人们看到,他放了一块湿毛巾在胸口上,显然为的是防止胸部皮肤被火药烧伤;身边还有另外一把手枪,那是以备靠前把手枪出现故障时使用。尸体边有一张留言:“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还等什么呢?”其过程极其冷静。
案例四:郑梦宪
2003年8月4日凌晨,韩国现代峨山公司汉城总部大楼,一个人影从大楼上飘落下来,落到地上血肉横飞,死者就是公司董事长郑梦宪。跳楼自杀的直接事件是政治丑闻、巨额亏损、家族纷争导致的抑郁。郑梦宪给妻子的遗书中有这样的话:“我把家庭的重担留给你一个人了。”说明之前重担是他担当的,而较终担当不起。
企业家的抑郁主要源于压力。政商关系、政策的不稳定性、“企业没了,我怎么办”、“我没了,企业怎么办”、道德“原罪”、使命感、“我是谁”、资本炒作、集权还是分权都会导致企业家压力过重。这些压力源就是抑郁症的诱因,各不相同。
从根本来说,抑郁是希望破灭,对自我的否定,是一种行为退缩。
抑郁症的主要表现有:情绪低落、思维迟缓和运动抑制,但很多患者只具备其中的一点或两点,严重程度也因人而异。美国华盛顿一个拥有3000余名员工的公司领导马克·汉克,发现自己不能从床上爬起来,也不能打电话,只能静静地躺在床上。心境悲观、态度冷淡、兴趣丧失、日以继夜地自责、自我评价过低等,都是抑郁症的常见症状,较危险的症状就是自杀。
抑郁症患者的自杀率比一般人群高20倍,85%以上的抑郁症患者有自杀倾向,10%到15%的抑郁症患者会实施自杀。冯永明自杀时才29岁,他是广东茂名的企业家,因面粉厂经营不善而患上重度抑郁症,1993年在家中用水果刀割腕。遗书中写道:“现实太残酷,竞争和追逐永远没有尽头。”
富豪们往往是在成功后才得抑郁,之前有奋斗目标,成功后有人就丧失了目标的牵引,缺乏一种能真正引领他们的使命感。
每个企业家身上或多或少都有些抑郁的影子,而患有抑郁症征兆的企业家或高级经理人,90%以上不会觉察自己已经患病。有的商界女精英得的是微笑性抑郁症,她们学历较高、地位尊贵、修养好,郁闷时也能露出职业微笑,但回家后冲丈夫、孩子、父母发脾气,这样的抑郁隐藏得很深,本人意识不到。

果然不出所料,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是因为抑郁症自杀的。10月23日,49岁的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在家中自缢身亡,虽然早前有媒体报道称,陈鸿桥留有“五字遗书”:“请勿扰妻儿”,但却被家属否认,家属表示是因为抑郁症忽视治疗留下的遗憾,因此死因真相已经明确:是因抑郁症自杀。接下来,我们就以此为切入点,盘点一下那些因为抑郁症而自杀的总裁与高管吧……

作者:匿名4282次浏览

图片 1

夺命抑郁!盘点因抑郁症自杀的总裁与高管!

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因抑郁症自杀
据《新民网》报道,陈鸿桥于2014年6月起正式出任国信证券总裁,2015年10月23日自缢身亡。家人无比悲痛地表示:“长期以来,鸿桥的睡眠都不好,有时更到了彻夜无法入眠的地步。同时他的肠胃不好,作息不规律。这些其实都是抑郁症的表现,但由于忽略,留下了无法弥补的遗憾。”

图片 2

夺命抑郁!盘点因抑郁症自杀的总裁与高管!

之前的所有推测与报道在家属的这番言论下变成谎言,而抑郁症才是国信证券总裁自杀死亡的真正原因。
徐州朝阳集团董事长王化义因抑郁症自杀
据《都市晨报》报道,2015年1月9日,徐州朝阳集团董事长王化义在其办公室自杀身亡,其家人曾表述,王化义58岁,平时工作压力大,近两年出现抑郁情绪。
铜陵有色金属集团公司董事长韦江宏因长期失眠自杀身亡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消息,2014年6月24日11时许,安徽铜陵有色董事长兼党委书记韦江宏从当地该企业招待宾馆五松山宾馆坠楼身亡。6月25日,铜陵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经公安部门现场勘查、视频取证、走访相关人员,结合死者遗书综合分析,初步判断韦江宏系工作压力大、长期失眠、精神负担过重导致坠楼自杀身亡。
北方信托原董事长刘惠文长期抑郁自杀身亡
据《西宁晚报》报道,北方国际信托投资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市政协常委刘惠文2014年4月19日晚被发现在其家中自杀身亡。据市公安局对其家属调查了解,刘惠文长期精神抑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