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纺机协会织造机械分会年会看行业发展方向

在孵化器组织的线上路演当中,许多都是用互联网新媒介做文章的创业企业。所以,这家从事纺织数控机生产、研发、销售的企业因此格外惹眼。

2018年已然过半,当前我国织造机械市场形势怎样?6月21日,在中国纺织机械协会织造机械分会2018年年会上,业界百位代表在杭州聚首,为织造机械行业把脉,共同探寻行业发展方向。

这家公司名叫杭州创兴织造设备科技有限公司,在下沙成立已有2年多的时间。目前,公司主要产品为毛巾织机、商标织机、织绒机、提花织机、土工布织机和地毯织机六大类20余种产品。

国内外多因素影响

虽然是传统企业,但他们却一直在革新,试图用机器来换人力。

织机需求大幅增加

现在,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大国,但随着劳动力和生产成本的不断上升,中国纺织行业的竞争力日渐式微。据统计,目前国内织造企业所采用的生产设备中,大部分还是70年代开发的织造设备。这种机型人力成本高,能耗大不环保,而且生产速度也很慢。所以,只有加快织造设备的更新改造,实施“机器换人”和产业升级战略,才能加强中国织造企业在全球的竞争力。

中国纺织机械协会统计显示,今年一季度,受国家财政与金融政策调整、原材料价格涨幅增大、织物品种多样化、产业转移加快,以及国际主要纺机进口市场金融政策恢复稳定等因素的影响,高速剑杆织机、喷水织机、喷气织机这三类机型的需求均呈不同程度的大幅增长。

创兴织造就将产品定位为新型织造、特种织造、宽厚重织物织造等工艺技术及设备的研发和销售。公司在国内织造机械行业保持技术领先,而且具有自主研发和持续技术创新能力。此外,公司还拥有超过65项专利和专有技术,在浙江大学、浙江理工大学等设立产学研基地。

今年一季度,国内主要生产企业共销售高速剑杆织机2234台,同比微增1.82%。国内共进口高速剑杆织机433台,同比大幅减少53.84%。包括普通剑杆织机在内,1~3月,我国国内企业共出口3984台,同比大幅增长37.71%。国内主要生产企业共销售喷水织机13000台左右,同比增长30.77%。喷水织机进口共134台,同比减少51.97%。国内企业共出口喷水织机2691台,同比大幅增长49.25%。国内主要生产企业共销售喷气织机4964台,同比增长100.73%;喷气织机进口936台,同比减少6.96%;国内企业共出口564台,同比增长3.87%。

“我们的机器比同种国外进口机械价格便宜一半,而且服务体系已经很完整了。所以我们的产品一定有市场。”公司代表胡志军说。

除高速剑杆织机外,喷水织机、喷气织机这两类机型的需求均呈不同程度的大幅增长,这一现象是在我国产业结构调整及“一带一路”建设的战略背景下形成的:“三去一降一补”的政策,特别是“去产能”政策的实行,使得PPI增幅从2016年9月开始由负转正,并持续至今。生产原材料的价格大幅上涨、下游用户企业的库存减少,造成下游用户购买设备的意愿加强。

融资需求:现拟引入第二轮融资,融资额度大约在2000~3000万。本次募集资金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应对销售规模的扩大。

环保政策执行力度的加强也间接使得生产原材料的价格上涨。另外,地方政府也借助强化环保政策来完成去产能及产业转移的任务,比如,江苏吴江地区将在3年内淘汰10万台喷水织机,同时引导当地用户厂更换其他类型的织机。这也是今年喷气织机需求大涨的一个原因。

旧机的更新改造,这方面的需求一是因为用户厂织物品种的变化而产生的,另一方面也是由于2010及2011年购买的大批机器使用年限到期所致。

“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国内的生产厂家将市场瞄准了东南亚、南亚、中亚等国家,再加上该地区主要纺机进口市场金融政策恢复稳定等因素,带动了国内生产厂家的销量增长。

政策调整+贸易摩擦

设备出口面临挑战

当前行业发展热点莫过于新疆政策调整、中美贸易问题,中国纺织机械协会会长王树田对此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他表示,今年以来的政策调整,符合目前的发展情况,在建、待建和已获批的项目仍然延续原来的政策。前期纺纱项目投入顺畅,与后期新上的织造、针织、印染等项目逐渐形成一个完整的体系,需要持续关注。

美国的纺织消费占中国纺织品出口的17%,美国的贸易政策对中国经济和纺织行业有巨大影响。必佳乐纺织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明认为,技术趋势和时尚产业的发展趋势都应当引起纺织行业的重视,同时企业需要注重业务模式的革命,以及未来技术的突破。

当前中国纺织出口面临的主要挑战主要来自于12个方面:劳动力成本上升,过去每年平均上涨10%,对于依靠低成本竞争的供应商来说,没有可持续性;来自其他国家,特别是东南亚低成本国家的竞争;在贸易保护主义威胁下,贸易商采购策略的调整和产业链变迁;越发“不友善”的周边和全球政治环境,弱化了商业长期合作的信心;人口老龄化,从业人员逐年减少,估计全国低技能劳动者每年减少300万人;土地、环保、融资的压力加大,导致成本上升且不可预测;地方政府对本地规划的调整和产业升级的冲动,有经营中断的风险;向国外和内陆地区的产业转移;民营企业家信心的降低和企业传承的困惑;知识结构的升级和数字技术的应用;时尚业核心竞争力的缺乏,既品牌、设计、分销和创新;业务向大型企业倾斜,中小企业压力变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