阵痛期终将会过去服装行业会迎来转机

图片 1

中小企业的资金需求存在单笔额度小、时间急、频率高、期限短的特点,导致了金融机构对于中小企业的融资具有边际成本较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吴庆表示,中小企业融资难度大,最终不得不缩小生产规模甚至死掉,“最终受到伤害的还是实体经济”。

图片 1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表示,中国制造业的困难主要来源于两方面,其中内部因素包括劳动力价格不断上涨、用地日益紧张、附加值低等;外因方面,发达国家需求低迷,外企转移工厂到越南等国。因此,中国制造业应向学术上称为“微笑曲线”的两端移动,即由单纯加工向设计和销售领域发展。

今年,由于临近著名的苏州河,受到上海对苏河湾整体开发的影响,七浦路周边居民区都被拆迁殆尽。成片的残垣断壁和不时驶过的土方车,让曾经人声鼎沸的七浦路雪上加霜。李浩拿出自己的账册对记者说,有时候实体店一天的营业额才5000多元,“这个数字搁几年前,一天赚个3~5万元是很正常的,现在低了不是一点点”。

对企业来说,除了加快转型之外,最致命的无疑是资金链。“资金链完好,至少还可以撑下去,资金链断了,就真的玩儿完了”,李浩不止一次对记者叹苦经,称现在中小企业贷款的难度非常大,而且还要承受高额的利息。

网店:

“对于中小企业,政策上是要支持的,实际上是没法支持的”,知名银行贷款负责人刘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比如从事钢贸、建材制造的企业,已经被银行列入警示类企业名单”。

从不起眼到救命草

“从国家宏观政策上,应该支持中小企业发展。但从银行的角度来说,制造业面临眼下如此困境,银行必须首先保证贷款的安全”,刘经理对记者说道。

如果将李浩看做小企业主的代表,那么,他的供货商王锡麒就是典型加工制造业的代表了。在李浩的介绍下,记者来到了王锡麒在浙江的服装厂。

对于贷款,李浩还给记者算过这么一笔账——银行最终批下来的贷款利率是8%,但是他实际付出的成本超过了10%。除了常见的财务顾问费、承诺贷款收费外,前几年所谓的“调查费”、“资料费”被叫停后,化为“快放费”、“资金调剂费”等形式出现,这些费用一般是贷款金额的1到3个百分点。而为了维护关系,一些所谓的“人情开支”更是不可避免。

记者在厂里看到,大部分生产线都处在关闭状态。王锡麒告诉记者,这个厂子是2000年左右造起来的,生意最好的时候还能帮一些海外一线品牌做代加工。从2006年~2007年开始,王锡麒明显感到了“某种异样”,“那时候大部分客户订单还是李浩这样的销售商,不过已经开始有网店的店主过来拿货。当时都是把生产下来的一些尾单处理给他们,因为谁都不会把网店作为主要订单来源”。

有不止一名企业主告诉记者,银行一般愿意贷款给两类企业:一类是大中企业,效益好,获益稳定;另一类则是政府扶持的或者跟行领导或政府相关部门有关系的企业。“这些有‘红顶’背景的本就不缺钱,但银行反而更乐意放贷给他们。而我们更需要资金周转,反而没法从银行等正规渠道获得贷款”。

到2011年,变化更加明显。“实体店来拿货的量直线下降,直接影响了厂里的开工率。而像之前这些网店的提货量有了显著的增长,但网店多以跑量为主,上限都不会太高”。

在上海财经大学做的一项调研中显示,银根紧缩和金融危机影响方面,长三角地区超过60%的受访企业表示存在资金短缺,尤其民营企业更是高达74.6%的比例,而且主要的困难是流动资金短缺。从中小企业所有制性质的角度分析,长三角地区民营企业的资金短缺情况最为普遍,74.6%的民营企业存在资金短缺。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原因是多方面﹑多层次的,决不是单独哪个方面的问题,而是企业自身融资能力有限、金融体制不完善、政府制度供给及金融扶持不足等微观和宏观约束共同作用的结果。

即便如此,王锡麒依然将网店看成了厂子能坚持下去的“最后一根稻草”,“现在不但保证网店的货源,甚至还会帮一些大型网店做生产”。

今年,王锡麒正在考虑转型。“不转肯定不行,因为生意不好,工人也不好招,工钱又贵,照现在这样的情形下去,估计只会越来越难做,只能看看有什么别的路子可以走。”

王锡麒打算在公司里成立一家传媒部门,专门宣传包装公司的服装。“我研究了网上那些卖得好的网店,有些款式我看看真的是很普通,料子看起来也不怎么样,但就是卖得很好,原因就是包装得好,模特找得很漂亮,照片拍得很好,衣服的文字描述也写得跟天仙一样。我觉得现在做服装,已经不能光光只注重款式、面料了,宣传、策划很重要。”

记者离开的时候,王锡麒正在和下属谈论筹备新部门的事宜。在王锡麒的计划里,如果新部门发展得好,在为自己产品做好包装的同时,还有可能替别的服装企业做设计,“或许,这也是个新的增长点哦“,王锡麒笑着对记者说道。

贷款难:

想支持但没法支持

制造商、经销商日子都不好过,他们的“痛处”到底在哪?

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乔依德表示,中国制造业的困难主要来源于两方面,其中内部因素包括劳动力价格不断上涨、用地日益紧张、附加值低等;外因方面,发达国家需求低迷,外企转移工厂到越南等国。因此,中国制造业应向学术上称为“微笑曲线”的两端移动,即由单纯加工向设计和销售领域发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