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中国最着名的“照片泄密案”

作者:匿名3047次浏览

历史背景

铝道网】几天前,去一位老友家串门,闲聊的时候,老友读初中的孙子突然问我:“杨伯伯,我经常听我爷爷唱‘毛主席用兵真如神’,可我问他‘毛主席用兵神,神在哪里’,我爷爷就是不给我讲,你能不能给我讲一下啊?”
我问老友:“难得孩子对历史有兴趣,你为啥不给他讲讲?”
老友有点尴尬:“不是我不给他讲,只是讲起来故事太长,你说毛主席从秋收起义开始,到抗美援朝截止,这期间这么多战争,三言两语的又怎么能说清楚?”我笑了笑:“你啊,把问题想的太细化了,其实一句话就可以说透,毛主席用兵如神,就神在对情报的搜集和分析上。”
老友听了先是一愣,然后又哈哈大笑,拍掌叫妙:“总结的够透彻,一语中的啊。”不过,老友乐了,他孙子却迷糊了:“杨伯伯,你们讲的我还是不太明白,能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吗?”
“好的”,看孩子求知欲这么强,我也很是开心:“比如说,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党中央就专门成立了个中央二局,主要目的就是通过各种方式,搜集敌方情报。毛主席在发动秋收起义时,就因为事先掌握了敌方的战力部署,所以就对应地采取了”农村包围城市“的作战方针,较后,起义也顺利地达到了革命预期效果。再往后的四渡赤水、三大战役等战争,大致也是如此。其实,情报就是透视镜,谁的搜集分析能力越强,谁看的就越清,胜率自然也就越高。所以,毛主席自己都说‘我和老蒋是玻璃缸里玩骰子,他怎能不输’?”
“老兄所言极是啊,从你的话中我想到了,在商战中,有一些企业经常能料事如神,先发制人,是不是也是因为情报的缘故?”老友接过话问道。
“是的。日本企业就是较典型的例子。比如说在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时候,日本出于战略上的需要,非常重视中国石油的发展,因此下了很大功夫搜集中国油田的开发情况。日本人在1964年看到《人民日报》报道“大庆精神”就料到大庆开发有油田,1966年看到国内媒体报道王进喜的先进事迹,就分析出了大庆油田的准确位置,然后又从国内媒体刊登的大庆油田图片中,推断出了大庆油田的出油能力,较后专门为此设计了参数匹配的炼油设备,这也使得它在随后的采购招标中,一举中标”,看老友听的津津有味,我又举了一个例子:“再如日本汽车攻占美国市场。美国是一个汽车消费大国,有许多国内汽车品牌,因此对外来汽车向来都缺乏兴趣,认为它们质量差,档次低。日本汽车企业在摸准了美国人的消费习性后,开始对症下药,不断地请美国人认可的权威评估机构来评估它们的产品,结果评估效果遥遥领先美国汽车品牌,从而一举攻克了美国市场。”
话音刚落,老友孙子若有所思地问道:“杨伯伯,那你的意思是不是说,要想常胜不败,只要搞好情报就可以了?”
“不!情报只是助推因素,并不是决定因素,真正的决定因素是决策人的分析应用水平,这就好比是你穿衣服,你就是拥有再多的精美衣服,只要体型不对,一切都是白搭。所以说,要想早日穿上成人装,你还得多多成长才是啊!”

通过对大庆油田的位置、规模和加工能力的分析,日本决策机构推断:中国在近几年的时间里必然会感到炼油设备不足,日本的轻油裂解设备卖给中国是完全可能的,中国所要买的设备规模和数量要满足每天炼油1万吨的能力。果不其然,没过多久,石油工业部就开始在全世界范围内购买日产一万吨的炼油设备,日本的炼油设备以其有现货、价格低、符合中国实际生产能力而一举中标。

日本“窃密”

必须承认,在所谓大庆油田“泄密”事件中,日本人进行了一次极为成功的竞争性情报搜集活动。

“照片泄密”之说代表了一种相当“主流”的观点,但历史远比上述复杂。概言之,仅凭一张照片就解开了大庆油田的秘密,低估了从公开资源获取情报的难度和专业性,同时将保密宣传简单化了。

1、他们根据照片上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只有在北纬46度至48度的区域内,冬季才有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因此推断大庆油田位于齐齐哈尔与哈尔滨之间。

深度分析

关于大庆油田“泄密”,另一种说法更有说服力,因为它对公开情报搜集活动的描述更接近真实、显得更“专业”:

3、从王进喜所站的钻井与背后油田间的距离和井架密度,推断出油田的大致储量和产量。

为了弄清大庆油田的规模,日本情报机构对王进喜的事迹作了进一步的分析,报道说,王进喜是1959年在北京参加国庆以后志愿去大庆的,由此断定,大庆油田在1959年以前就开钻了。对油田的规模,日本情报机构认为:“马家窑子是大庆油田的北端,即北起海伦的庆安,西南穿过哈尔滨与齐齐哈尔之间的安达附近,包括公主岭西南的大喷,南北四百公里的范围内。”估计从东北北部到松辽油田统称“大庆”。这一分析与实际情况基本吻合。

1966年10月,日本情报机构又对《人民中国》杂志上发表的铁人王进喜的事迹进行了详细分析,其中有一句“最早钻井是在北安附近开始的”,并从“人拉肩扛”钻井设备的说明中判断,井场离火车站不会太远。在对王进喜的报道中还有这样一段话:“王进喜一到马家窑子,看到一片荒野说:好大的油海,我们要把中国石油落后的帽子抛到太平洋去!”“马家窑子”、这窑子、那窑子是东北地区特有的对地名的称呼,日本人更加确信大庆油田在东北。日本情报机构从伪满旧地图上查到:马家窑子是位于黑龙江海伦县东南的一个村子,在北安铁路上一个小车站东边10公里处。经过对大量信息的定量和定性分析,日本情报机构终于得出了大庆油田的准确位置。

《大庆精神大庆人》一文及相关报道,刻意避开了油田的位置、规模和加工能力,但是精明的日本情报人员通过各种细节推断出了大庆油田的基本信息,以及下一步可能需要的设备等,最终从中国获得了大笔订单。

“在1966年第1期的《中国画报》上,日本情报机构看到了铁人王进喜站在钻井机旁的那张着名照片”。他们根据王进喜的衣着判断,只有在北纬46度和48度的区域内,冬季才有可能穿这样的衣服。因而,大庆油田有可能在冬季为零下三十度的中国齐齐哈尔和哈尔滨之间的东北北部地区。

为了弄清大庆油田的加工能力,日本情报机构从1966年《中国画报》第一期的照片上看到大庆油田炼油厂的反应塔,从反应塔的扶手栏杆与塔的相对比例推断,该反应塔的直径大约为5米,从而推断出大庆炼油厂的年加工原油能力为100万吨。而在当年大庆“已有820口油井出油”,年产原油360万吨,估计到1971年可增加到1200万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