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无限憧憬的未来

铝道网】几年前,克莱舍基曾著书《未来是湿的》(Here Comes
Everybody),解释了互联网经济下无组织的组织力量。时隔几年,舍基又带出新著《认知盈余》(Cognitive
Surplus,Creativityand Generosityina Connective
Age,互联时代的创造性和慷慨)。
阅读克莱舍基这样站在时代前沿的互联网思考者论著,无疑是一件令人愉悦和兴奋的事情。
这本书从表面内容上看,是在探讨人们空闲时间在互联网时代的使用,然后深层的含义又不仅限于此。
规模的力量 “多带来不同”(Moreis
different)本是一个物理学术语,用来指述大数量级物体。随着互联网的信息量级不断升级、涌现,这也越来越成为解释互联网现象的较佳表述。
在互联网和未来的互联时代(connectedage),规模成了世界的主流和坐标。工业时代向数字时代、信息时代的转化过程中,规模成了轻而易举容易获得的事物,因为相比起工业品被制造,信息的被复制无疑更容易,也更容易私人化。
舍基用了大量警示性的语句来强调规模在信息时代的重要性:
“对于我们每年消耗的一万亿小时的空闲时间来说,任何转变——不管多么微小,都可能是很大一部分。”
“当群体足够大时,不可预见的可以变得可预知。一个时间发生的可能性就是它可能发生的次数和频率的或然率。任何人类活动,无论看上去多么不可能,在人群中发生的可能性会增加。规模较大的盈余和小盈余就是不同。”
自由的时间与时间的自由
在英语中,Free有两重意思,一重是免费,另一重是自由。在互联网世界,或者说未来的互联时代中,它们都是对的。
社会学家一直惊异于为何人们愿意在网络社区中做无偿劳动,例如维基百科的志愿者,微博中转帖的博友和公知。无酬工作的动力来自何处?
在工业革命时代,工人们曾提出如下口号:“八小时工作,八小时睡觉,八小时自由时间”。电视时代带来了消耗自由时间的利器——电视。
然而,在信息时代,人们的需求显然不能被电视所满足。舍基在书中一直在反复陈述一个段子:一个四岁的女孩子到电视背后寻找鼠标。人们不仅希望消费,也希望创造和分享。这是一个对自由时间于工业时代不同的解释。
在人类的内在动机中,同时隐藏了自私和共享两种截然相反的基因,前者创造了市场、自由资本主义;后者创造了社区、慈善、NGO、信息共产主义。
霍金曾悲观的认为,人类在两百年内面临毁灭,因为其内在的自私基因会导致人类无节制的消耗地球资源,所以应该尽快移居其他星球。乐观者则认为,人类内在的另一种基因——利他基因会从更大的范围内保护环境和生物的可持续发展,从而较终保护人作为种群的繁衍。

克莱舍基在《认知盈余》之前,曾著书《未来是湿的》,探讨了在现代互联网经济下无组织的组织力量。而在《认知盈余》里,他探讨的则是无组织的时间力量如何影响这个世界的经济和商业。

作者:匿名3628次浏览

认知盈余是什么?它指的是人们在8小时工作外,消费、分析和创造信息的行为。自20世纪以来的持续的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带来的技术变革促使着人类社会的进步,进步的直观体现则是劳动者的工作强度降低,随着工作时间的缩短,大量的自由时间盈余下来。而人是天生的社会性动物,需要获得社会认同感,创造、分享和消费信息的过程让人们获得被认同的快感。在自由时间和认知需求的作用下,不知不觉中产生了认知盈余。

每个人都有着不少的认知盈余,如果很多人的认知盈余集合在一起又会怎样呢?在《认知盈余》书中,克莱舍基用了不少的篇幅强调了规模的力量,要重视在互联网时代下,规模的重要性。当群体足够大时,不可预见也就变得可预知。就像克莱舍基书中所说的:“对于我们每年消耗的一万亿小时的空闲时间来说,任何转变——不管多么微小,都可能是很大一部分。”规模的力量使得规模大的盈余和小的盈余就是不同。

大规模的认知盈余带来了巨大的影响,而认知盈余的主体是人。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提到过,人们在未来时代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克莱舍基对人们消费、分析和创造信息的行为的认知与托夫勒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承认了人们同时具备生产者和消费者两种严格意义上的逻辑分割的关系。这是站在新时代角度下的新的认知,是被事实所证明的。

认知盈余带来的影响是深远的。在今天互联网的时代,无数的产品或者事物都认证了认知盈余的巨大作用。不懂问题的上百度知道提问或者知乎等网站,很快将有各种质量不一的答案出现;微博、微信的信息流让你尽得身边人的信息;逛淘宝购物前都会先看看评价。这些信息都是用户自行产生的。UGC,以用户自行产生内容的模式,在互联网时代,在认知盈余规模化的时机,变得可能、可行、可用,并且,质量在不断提高。

UGC的可行的原因,即是认知盈余的行为特征:人们乐意付出,不求回报。这世界由两套规范驱动着:市场规范和社会规范。社会规范不求及时的回报,它显得友好而又隐形,认知盈余则是这套规范下的群体行为。市场规范则是有回报,有鼓励。人在两套规范下做事显得不一样,为了兴趣和为了报仇本身出发点就不相同。在回报或者物质奖励下,一定程度内可以激起人对目标的渴望。但是,为了兴趣,为了被认同等正能量方向的目标,往往比市场规范的诱惑能带来更大的驱动力,人的动机总是显得不是纯粹的追求利益。情感因素是平衡物质可得的利益和心理认同感受的重要原因,现实中,往往分享、创造而获得认同的行为是不需要回报的,而这行为恰恰就是认知盈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